propeller

墙头无数

陈坤水仙)all坤
陈伟霆水仙)all等
王凯水仙
追龙相关)豪洛

欧美圈大杂烩x)

对于William陈我想说的是
在我心中他没有一个人设
他是一个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人
我喜欢他并不是想嫁给他
除了每天吸他美貌外
我更想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他经历过很多
这也是能塑成今天陈伟霆的必要原因
他是那个被追车也会心平气和和女皇讲道理的陈伟霆
他是那个可以高级可以乡村的威廉
他是我心中的天神
我不在乎香港媒体对他的评价
我也不在乎黑粉去找那些没理由的黑点
他说过的
“其实我是很幸运,我根本不辛苦。世界上有很多人,比我们更辛苦。现在我的阶段,是很感恩。因为有你们,谢谢。”
我喜欢他的皮囊,但更喜欢他的灵魂

We1meng:

《Kill your daring -杀死汝爱》
“有些东西,当你爱过后,就永远的属于你。
如果你想要对它们放手,它们只会打转,又回到你身边。
它们成了你的一部分,不然就会毁了你。”




每次看这部电影时我都会跟着说出这句台词,起初并没有理解这段话的内容。有天晚上失眠,开始反思自己曾经失败的感情,恍然想起这句话,感同身受。


我是一个倔强的金牛座,结束一段感情的时候,会将和对方有关的东西全部扔掉、删除、拉黑。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曾经对这段感情憧憬过,期待过。我告诉自己结束了,就当没发生过,让对方从自己生活里消失就好了。


但实际的状况是,我会在无数个瞬间想起他。看到和他一个型号的车会想起曾经坐在副驾驶和他谈笑的我。看到打篮球的男生,会想起傍晚的夏天教我打篮球的他。路过一起散步的公园,会想起接我下班带我看荷花的他。路过一起看过摄影集的书店,会想起帮我查字典翻译生僻字的他。身处火车站时会想起他临别送我那张略带慌张的脸。看到抽屉里的电影票和门票,会想起带我逛动物园看老虎的他。看到衣柜里的黄色卫衣,会想起晚上找我下楼聊天夸我扎辫子穿黄色卫衣好看的他。看到柜子里角落里的娃娃,想起给我抓娃娃兴奋的他。


这些无数个瞬间,让我厌烦不断陷入回忆的我,抱怨带给我回忆的他。不断的抱怨和厌烦生活。我删除,拉黑,扔东西的举动都不能让自己遗忘。我不承认自己开心过,喜欢过,憧憬过,只是一味的逃避结果,欺骗自己。我的行为并没有让我好过。


但其实,想一想,或许接受会比逃避要好过的很多,没有办法忘记,想抛弃感情,丢弃回忆,可最终它们都兜兜转转又回到自己身边,这些好的不好的东西,就是我这个人的一部分,抛弃只会让自己变得丑陋,变得狰狞。


坦诚自己喜欢过,有心动过就好,结束了就承认它结束了。接下来的话,带着爱,继续出发,继续接受并成为一个完整的自己就好了。


看见一句话,想发在这些文字下面“没有消散不了的喜欢,只有消散不了的欢喜。”不如感受当下吧,再继续期待爱吧。

自调#蔚蓝深海#The Deep Blue Sea/#猩红山峰#Crimson Peak
抖森电影墨系列

戒烟_ooc预警②

谭小飞X陈均平

意识流产物

ooc_预警





那晚过后,周怡同陈均平讲了实话。

她找了新男友,因为谭小飞支付给她的那些钱,连她每周的海洛因都付不起。

这些话陈均平转述给谭小飞的时候只是平静的吸着烟,谭小飞有些不解,他的语气仿佛置身事外。

他以为陈均平的反应会同昨晚一样。

“你为我做的那些事阿怡都同我讲了”

“她说你喜欢我。”

谭小飞想过陈均平知道这些事之后的种种反应,甚至大骂他变态,可他唯独没想到陈均平会这么平静。

“我..”

尼古丁的味道袭满了谭小飞的口腔。

他吻了他。

陈均平看着谭小飞的瞳孔张大,发觉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小飞了。

他的眼里积了泪,陈均平从未发现儿时那个没脑子的傻大个竟会如此深情。

吻落在小飞面颊,吻去他温热的泪。

“这十三年陈均平错过了什么”

他自己都不知。


楼下包租婆又见到了那两个靓仔,偏高的那个搂着身边的那个,两个人笑得开心。

这两人,真是腻得要命。

这次他们没有吸烟。这是靠在一起安静的看着夕阳照耀着的维港。他们从十二岁聊到二十二岁,又聊到昨夜。聊到维港的灯火全部亮了起来。

“小飞,你一直都喜欢我啊?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之前和我说你是直男,我..”
陈均平笑开“那时候我又不知道你喜欢我,又不知道你对我这么好。”

“你这么靓仔,追你的女生一定很多嘛”

“为什么只喜欢我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眼里只能看见你了”
谭小飞凑近陈均平,陈均平却轻轻把他推开。

“那你之前看到我脱衣服的时候会不会硬?”
陈均平的笑容不怀好意。
“你的脸红了诶小飞”

谭小飞起身拉起陈均平。



用行动代替言语







tbc_

要不要开个番外车w

他俩进展确实有些快

但我真的不想虐小飞)














戒烟_ooc预警

谭小飞X陈均平

意识流产物

ooc预警






“常年的烟会熏暗墙面,可是应无人揭下墙皮窥探内里是否一样暗黄。”






谭小飞认识陈均平的第十三年,谭小飞戒了烟。那天晚上,陈均平趴在谭小飞肩膀上,哭了一整夜。

陈均平分手了。
这在谭小飞意料之中。

周怡从来都不爱陈均平,这他知道,他并没拆穿周怡。他不想伤害陈均平。

十三年里,谭小飞目睹陈均平的所有变化,他怀念儿时陈均平和他在池塘里嬉戏的场景,枯旧的池塘里水只没过陈均平的脚踝。

他不得不承认,他对陈均平的感情从那时便开始变质。


“安于现状。”


陈均平换了三个女友。
谭小飞明白,陈均平对周怡动了真情的。

那天晚上,他也没告诉陈均平周怡之所以能留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是因为谭小飞的钱。

谭小飞自诩没有软肋。
但他知道,自从陈均平十二岁那年出现在他生活中,他就不是无懈可击的了。

他还记得陈均平拉着他说想带周怡去看烟花,想带周怡去做港城的摩天轮。

谭小飞想过,如果陈均平没认识过周怡。他会不会成为陈均平心里的那个人。

他和陈均平一起吸烟,伴着港城的日落,问过陈均平的性取向,他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他如果摊牌,在陈均平眼里,他可能是个变态。


“安于现状”


他以兄弟的名义陪在陈均平身边,那些日复一日萌生累积的情愫在他心里占据了全部的位置。


“没有你,我怎么办?”


占有欲这种东西啊,很奇妙的。

阿彪同谭小飞打趣,“你对那傻仔爱得深沉喽”。好似全世界都知谭小飞喜欢陈均平,唯独他中意的人若置身事外。

谭小飞自然是嫉恨周怡的。纵使周怡有百般恶习,可是陈均平爱她。

他为陈均平想得太多了,这样一来,他又怎可能知道陈均平有没有曾为他想过呢。

安于现状吗

谭小飞知道那些前车之鉴,他最害怕的事就是陈均平有一天会厌烦他,疏远他。可他明知陈均平不会想那么多。

他总是和陈均平相约在陋厦顶楼伴着维港景色吸烟,那时太阳并未越过地平线,辉煌的夜景即将开始的那十几分钟,便是谭小飞自觉最美丽的景色。

陈均平认识周怡之后便再也未与他看过这景色了。

周怡讨厌烟味。

陈均平便再也不抽烟。


爱屋及乌嘛


陋厦底下包租婆同行人寒暄,之前每周都会有两个靓仔结伴到她这来,可惜好久没见到了。

其实谭小飞独自来过一次,不过那是深夜了。维港繁华依旧,即使是凌晨港口渡轮也依然开着。

每个深夜都会有像谭小飞这样惦念着别人入睡的吧。

那天他睡在了陋厦的天台。

同一群渔夫留下的破旧渔网睡在一起,被曾经的拥有者抛弃,上面的灰积了很多。

西装蹭上鱼腥味。

于是在太阳又一次越过地平线的前几秒,谭小飞自己拿出了一根烟。他又想起了陈均平的话。


“戒烟”



tbc_













弗朗家的粗眉毛:

笑死我了这一段.
有观众问到片场趣事, 森森就讲了一个, 说完“我俩试图相互取暖”以后他沉默了, 并若有所思, 然后下面的观众一片了然的笑声, 主持人简直没眼看, 让大家“淡定”. 森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容易让人误会, 旁边的导演持续喜闻乐见状态, 笑得比观众还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